滾動新聞:
-菲國新聞(2021-04-07 01:31:10)-菲國新聞(2021-04-07 01:30:51)-政府月內批准長者接種科興疫苗(2021-04-07 01:15:07)-杜特地:菲中南海矛盾不影響抗疫合作(2021-04-07 01:14:53)-中國駁菲牛軛礁言論 促立即停止無端炒作(2021-04-07 01:14:38)-伊納病情嚴重使用呼吸機 杜特地致電詢問狀況(2021-04-07 01:14:24)-菲本月將收到200萬劑中俄疫苗(2021-04-07 01:14:03)-國防部長洛仁薩那確診 副環境部長吳世杰同樣染疫(2021-04-07 01:13:49)-長者可否接種科興疫苗 菲疫苗專家組已提建議(2021-04-07 01:13:27)-華裔中醫否認連花膠囊可防新冠(2021-04-07 01:13:14)-菲10%新冠病毒已變異(2021-04-07 01:13:01)-大岷醫院爆滿如「末日場景」(2021-04-07 01:12:45)-專家警告:服用伊維菌素可損肝腎腦(2021-04-07 01:12:31)-經濟前線者和貧民 料下月可接種疫苗(2021-04-07 01:12:17)-中國(2021-04-06 23:16:04)-國際(2021-04-06 23:15:48)-大眾論壇(2021-04-06 22:59:03)-經濟(2021-04-06 22:58:45)-華社(2021-04-06 22:58:30)-海韻(2021-04-06 22:58:13)-千島(2021-04-06 22:57:59)-菲股反彈接近6600點披索匯率保持堅挺(2021-04-06 22:55:35)-快樂蜂在歐洲新開八家門店(2021-04-06 22:55:21)-土地銀行敦促客戶利用數字渠道(2021-04-06 22:55:11)-NEDA:政府將確保ECQ期間商品供應和價格穩定(2021-04-06 22:55:01)-五年期國債收益率在3.375%(2021-04-06 22:54:50)-PSA:3月份通貨膨脹率降至4.5%(2021-04-06 22:54:36)-劍客:偽造醫生證明行為可恥(2021-04-06 15:12:21)-莊農夫:又是菲華的第一次(2021-04-06 15:12:04)-范啟華: 憶本家老姐范鳴英校長(2021-04-06 15:11:48)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→ > 華人新聞

王禮溥:台北一代藝壇巨人席德進生命的風采 (4)

2021年02月13日 01:10 稿件来源:菲律賓商報   【字体:↑大 ↓小
/

  為了趕時間,我們直奔機場,海關人員對外國旅客另眼看待,只有數分鐘,德進便跨上機門,結束了三寶顏五天的旅遊。

  一星期後,我接到德進十月卅日的信:

  “我已平安抵馬尼拉,因剛好碰到楊先生要到臺北,草蓆當天下午即托他帶去。五天的三寶顏之遊,全靠你熱烈的招待,真是太打擾了。但是,這次的旅遊卻是愉快,也是印象最深的一趟,謝謝你的邀請。

  我的香港入境證迄今未寄來,所以仍留在此,等寄來後即可飛港。這段時期,還可到處多看看,畫畫,玩玩。”

  十一月九日德進離菲赴香港,也許因為忙的緣故,直到回台北後才再給我寫信:

  “我已於十一月廿九日返台,在香港逗留廿天,畫展完後,又畫人像,同時也完成了七幅水彩,比在菲的收穫多。這次到馬尼拉,玩得非常暢快,尤其是在你的三寶顏,令人難忘。拍的幻燈片,均已寄來,日後加印好,當奉上。”

  一九七五年耶誕節在匆忙中過去,迎接著新的一年,我與德進仍保持聯繫。在信中,他告訴我說他買了一部“AUSTIN”小汽車,正在勤學駕駛。而且也談到洪通在台北美國新聞處的畫展,談到我於《藝術家》雜誌介紹菲律賓畫友那幾篇文章和他計畫在凱悅旅社舉行個展的事。最後談到他在菲作畫的感想:

  “到一個新環境作畫,感到極為新鮮,內心充滿激動,但是,往往由於被異國情調所吸引,畫出來的總成為地方色彩太濃厚的風景畫,而缺乏自我一貫的風格。我在菲國作畫失敗的比率佔百分之八、九十,原因就是太急促了,沒有經過與景物融合。有時畫得十分表面,因為失去控制,反而被景物所役使,以至僅描到一個外形,作一次照相的記錄而已,這是十分令我沮喪的。”

  以上這段話,相信是每一個曾經到外地寫生的畫家都有過的經驗。

  一九七九年十月,我應國立歷史博物館之邀參加“海外藝術家作品聯展”,卅一日下午三時舉行揭幕禮,當我代表海外藝術家在台上致詞時,發現席德進亦在會場的人群中。翌日於席德進的畫室看完他的畫和書法後,他便駕著那輛小車與我到基隆、八斗仔、九分,一路上遇到美麗的風景便停車作畫,在瑞芳鎮用完午餐後,又到處遨遊一番。一九八0年五月中旬我在馬尼拉ABC畫廊舉行個展揭幕禮後次日我又飛到台北,廿七日上午在德進家□□看了他的近作,倆人便相偕外出喫飯。廿九日我擬遊埔裡、日月潭,德進恰巧有事,他要我延後二天再去,與我相偕出遊,我因恐怕屆時他又未能成行,是以約定卅一日中午在埔裡會唔。我即束裝就道,經台中到埔裡,次日清晨在地理中心碑後的虎頭山隔著薄薄的晨霧畫素描,然後上日月潭冒著綿綿細雨遊文武廟、慈恩塔。在日月潭度過了冷靜的一夜,又經魚池、赴霧社、上盧山,再回到埔裡。心想德進該是不會來了,午後便直接乘車北上,甫扺旅館,即有人通知我說席德進往埔裡找我,我急急掛電話到台中他住宿的地方,告訴他因以為他有事未能成行,故而提早回台北。我在台北前後逗留一個月,與席德進有幾次的聚會。

  十月下旬的一個深夜,在馬尼拉我突然接到台北李錫奇的越洋電話,告訴我說席德進發現患胰臟癌,醫生說:“只有幾個月,不可能有奇蹟。”這突然來的消息使我感到非常的慌張,整夜輾轉難以入眠,便緊緊為他寫了一封信。直到十日後才接到他的回覆,寫著:“謝謝關懷,我在服中藥,一切尚佳。”

  一九八一年七月,有天早上李錫奇來電話,說:“如果你想見席德進最後一面,要立即趕來台北。”那下午我到太平洋文化中心辦理簽證,訂購機票,次日便飛抵台北。席德進在與病魔苦鬥了幾個月,每天要三次把那由腰間流出又苦又腥,令人聞之發嘔的膽汁一飲而盡,身體消瘦,精神疲乏,已經到了癌症末期。當我和李錫奇抵達台大醫院,張杰也在病房,面對著席德進,沒有打招呼,也沒有寒暄。我很想不到,匆匆自馬尼拉趕到臺北,見面竟連一句話也說不出。明知他不久於人世,安慰他、鼓勵他,都是多餘的。到此時候,我才真正體會“至哀不哭,至情不言”的意思。廿四日上午,我在“藝術家”雜誌社校對一篇即將發表的文章後,第二次到台大醫院,這時郵差送來一封信,錫奇拆開,三張信箋,端正娟秀的筆跡,一望便知這是一個女人花費了不少時間寫的。在信中,她寫著:“德進先生:我是一九六八年中國文化學院的學生,你不認識我,但是,十幾年來,我在精神上一直受到你的鼓舞,因此,當得知你患癌症的消息,不但深感震驚,而且內心有說不出的痛苦,我衷心的祈求上帝賜福於你,讓你在人世多逗留些時日。”那封信寫得懇摯動人,字裡行間流露出扣人心弦的真情,錫奇讀時,德進坐在床邊靜靜地聽著,終於慢慢地低下頭,我們也都感動得難以自制。下午三時,參加歷史博物館為席德進主持的畫展揭幕禮,席間教育部長朱匯森特頒贈德進匾額一個。廿九日上午再去探望席德進,同行的除李錫奇外,還有香港來的葉維廉。只幾天不見面,德進已瘦如乾柴,病況也顯得更危急,這時,他正忍著痛接受醫師打針,走出病房,我告訴錫奇說:“剩餘的時間,是已經極有限了。”翌日我因有事到台中,返台北時已是八月三日,掛電話給錫奇,他第一句話便說:“席德進走了。”雖然知道他遲早是要走的,但痛失良友,內心還是感到一陣難過。那天下午三時,治喪會假四季西餐廳召開籌備會議,出席者有政界名流,畫家及新聞從業員等三十餘人,會中一致推舉葉公超博士為主任(這也是席德進生前的旨意),卜少夫、王藍為副主任。原則上決定喪事辦理不落俗套。席間盧聲華報告德進臨走時的情況,他說:“二日下午四時,德進繼續吐血,至七時才漸穩定,八時用顫抖的手寫了幾個字,說要把一幅畫送給我(指聲華自己)留念,九時三十分,德進對著他說:“我怎麼就這樣糊里糊塗地走了,真是不甘心。”聲華說:“大師,您已經轟轟烈烈地過了一生。至於後事,我們也都為您準備好了,您不必介意。”德進痛苦地說:“我好幓呀!”這是他最後的一句話,說後就不停地吐血,到深夜十二時呼吸困難,十分鐘後便去世。”盧聲華的報告,使在座的人都情不自禁地流下傷心的眼淚。三日上午十時,市立殯儀館已擠滿參加喪禮的來賓,沒有吹打喪樂,靈堂□□播送著席德進所喜愛的蕭邦鋼琴奏鳴曲,深藍布幔橫懸著一條白色長布,正如一道彩虹於空中消逝,靈柩的四周點綴著黃色馬蹄花。葉公超說:“席德進並沒有向命運屈服,他的固執、率真,執著和樸實,將永留人間。”十一時許懷思會結束,靈柩引發至台中大度山花園公墓安葬。

  台北一代藝壇巨人席德進,從此與世長辭,享年五十九歲。

  二0二一年二月十二日校訂。

要闻回顾
    友情鏈接
ΑV天堂在线观看免费-无缓冲不卡无码AV在线观看